| UAPP

【蔺靖 虐 BE】他不来 你不老 (一)

* 熊猫酱高考完回来啦~第一次写楼诚系列的文,写的不好不要介意

* 看楼诚文一年半了,都没发过任何产物,主要是感觉这个CP比较神圣……以我的渣文笔有点下不去手

* 这篇文算是我整个高三的产物【不要吐槽我整个高三不好好学习……】而且这是重写的版本……之前写过一次,感觉太差劲,就推翻整个重写了,所以跪求不喜勿喷

* 这个文讲了一个神仙和一个凡人的故事……具体内容还是看文吧……对了……阁主人设+人品崩塌,还望不要介意……

*熊猫酱文风一直都是虐and BE的,接受不了的话还是赶紧捂住眼睛跑吧2333

* 正文如下

――――――――――――――――
他不来,你不老
倘若他已归来,而你却转瞬老去呢?

1.

“蔺晨这个混小子,又给我偷下凡间去了!天庭上的美人不够撩,还要跑到凡间去!看他回来我不打断他的腿!”

此时的蔺晨坐在妙音坊里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天机阁少阁主蔺晨,自幼便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刀枪棍棒剑叉斧戟样样精通,医术也是杠杠滴~可这些……除了医术,都不是从老阁主那里遗传下来的……老阁主遗传给他的只有一身撩妹(汉)技能。

整个天庭,上至王母,下至侍女,都被他撩了个遍,以至于玉帝因为这事罚他做了两天弼马温【……】后来还是王母说情,才免了更重的惩罚。

天上的妹子玩腻了,蔺晨便时不时的下凡撩妹,凡间美人千千万,就是没出阁的女子他都要跑到人家闺房里去撩【……阁主you bad bad】,然而没多久就把女孩们撩了个遍,面对着一张无时无刻不对你笑的俊脸,女孩们都有点招架不住啊!

然而蔺晨此时却觉得有些乏味了,纵使美人千万,也无一人能闯进他的心里去。蔺晨失落的坐在酒馆的窗边,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忽听得邻桌闲谈:“听说登基的新帝可是相貌非凡,尤其是那双眼睛,仿佛深潭一般,只一眼,便足矣令人深陷其中啊!”

“目如深潭的女子也多的是,老四,你是不是太久没碰女人,准备断袖了?啊?哈哈哈哈。”

“你别打岔”那个叫老四的人说,“听说可不只是目如深潭,面容也是极为清秀的,哪怕是你我这等俗人,也定会为之倾覆。”

“外表不重要,能让咱们这些小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才是为王之道,若是治理不好国家,再好的相貌也不过是一副皮囊罢了。”

“唉,此言差矣,这新帝曾得到过麒麟才子梅长苏的帮助,能得到如此奇人辅佐,这皇上绝不是一般人。”

此话传到蔺晨耳中,使他眼前一亮。

“天下竟有此等美人?蔺某可要见识一下。”说罢,放下一枚银锭,飞身而去。


2.

初春三月,桃花似锦。大梁的新帝刚刚登基就将大梁改头换面,百姓生活富裕,对新帝自然是万分感激与敬佩。登基仅一月便将政务处理的井井有条,这样的帝王自然不是一般人。但是如此短的时间,处理如此多的政务,就是神仙也会有些头晕眼花了。

连续几日的操劳,着实让萧景琰有些吃不消,他遣散身边的人,独自一人在后花园歇息赏花。难得的落了个清闲,景琰心情愉悦,竟是看着树上的鸟儿发起呆来。

蔺晨飞至宫墙看到的便是这般景象。

看着有些呆头呆脑却眉清目秀的皇帝,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调戏他的欲望来。便飞身一跃,落在了景琰盯着的那棵树上。鸟儿惊飞,枝叶抖动,桃树刚刚开的几朵小花承受不住这重量,纷纷落到景琰的头上,惹得树上那人哈哈大笑。

景琰抖落头上花瓣,顺着树干抬头望去,只见一只身着白衣,黑发飘逸的胖子公子正靠在树上,双腿搭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折扇轻摇,显得风流倜傥。那人弯了一双桃花眼笑着扭头看他。

“来者何人?”蔺晨看着树下的小皇帝目光如剑向他刺来,口气中端的满是帝王风范,可看这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样子,怎么都不觉得他是皇帝,反而像是一个学者大人口气的小孩子。

蔺晨从树上飞下来,稳稳地落在皇帝面前,象征的作了个揖:“草民蔺晨,听闻民间传言,陛下相貌非凡,特此前来取证。”

“现在证实过了,可以走了吧?”景琰有些恼,自己刚刚尴尬的样子都被面前之人看去了。

“美人生气了?”蔺晨嘿嘿笑着,用折扇去挑面前小皇帝的下巴,看着他嫌弃地拨开,鼓起两腮,听他对自己说“先生请自重“。蔺晨忍不住乐出了声。

“你笑什么?”景琰皱起眉头,内心盘算着要不要叫来侍卫,虽然面前之人并无刺驾之意。

“草民……”还未等蔺晨说完,只听得御花园内传来了匆忙的脚步声。景琰回过头,从树叶的缝隙中看到匆匆忙忙的列战英。他匆忙转回头,却发现面前之人已经不见了,景琰环视周围,并无那人身影。

“陛下,您在找什么?”战英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景琰忙收回视线。

“没什么,何事如此匆忙?”景琰转移了话题。

“陛下,南楚使者求见,欲商议和亲一事。”

“和亲?”

“正是。”

“待朕更衣便去,先让使者到偏殿等候。”

“是。”

景琰在战英走后转过头又四周看了看,仍然不见那人的影子。忽的瞥见地上的一片白色,景琰低头仔细一看,是一块手绢,绣着“琅琊阁 蔺晨”的字样。想到那人的所作所为,景琰有些恼,却不由得把手绢收进袖筒中。

景琰走后,蔺晨从树上落下来,望着景琰离去的背影,“和亲啊……此等美人只能是我的~和亲,哼,没那么容易。”想到被景琰收起的手绢,蔺晨心中更加开心了。


3.

自从那日一面之缘后,景琰有半月未见蔺晨。景琰有些小失落,他在这深宫重院囚禁了多年,每个人都不得不提心吊胆的生活,直到蔺晨出现在他的世界里,他才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如此放荡不羁之人。但宫里的事并不容许他思念蔺晨。

近半月景琰都在处理和亲一事,而且已经将和亲之日定在了下月一个黄道吉日。然而南楚公主在订婚第二天却突然悔婚,景琰也并未为难他们,爽快的同意了。他本就无意娶那女子,即使同那女子成亲,也不过是将她奉为上宾。

与其最终都要结束,不如连开始都不要有。

这天夜晚,景琰刚要入寝,只听得殿内突然传来声音:“和亲一事处理的怎样了?”

借着月光,景琰隐约看到蔺晨坐在桌边饮茶。

“嗯,公主悔亲了,我也不好太过分逼迫。”

“更何况你不爱她。”

“你怎么会知道?”

“我?我当然是猜的。”

而事实上……

在公主悔亲的前一个晚上,蔺晨隐去身形,进入公主的闺房【……阁主你酱紫好吗……】然后借着神仙的身份警告公主必须悔亲,否则他的家人将遭遇天灾。

公主被蔺晨的话吓坏了,第二日便求父皇向大梁悔婚,虽然楚国的国君有些忌惮大梁,但是为了自保也不得不亲自去大梁悔亲。

景琰本就不愿迎娶公主,这恰好给了他一个拒绝的契机。而对于蔺晨来说,这也恰好是为他自己争取了机会,一个得到景琰的机会。

“你大晚上的不睡觉来我这里作甚?还有,你是如何进来的?”景琰反应过来之后,发现了问题。在大晚上被人打扰睡觉已经有些恼火了,而今又发现这个惹人烦的家伙还是因为宫里的侍卫没有守好宫门才被放进来的。问话的口气有些咄咄逼人。

“美人在怀,才能睡得着。”蔺晨走到床榻边,掀开了景琰的被子。景琰恼火地想要把被子抢回来,却在手伸出去后被蔺晨抓住。

蔺晨攥着景琰的手,将自己的手臂从景琰头上绕过去,从背后抱住了景琰。景琰挣扎了几下,被蔺晨制住了。

“别动。“蔺晨强硬地压制住挣扎的景琰,”明天不是还要上早朝吗?早点歇息。“

景琰挣扎了几下,挣扎不过,只好认命般的躺在了蔺晨怀里。

景琰躺在蔺晨温暖的怀中,有些恍惚。他有些迷糊,蔺晨为什么要接近他?而自己为什么对于蔺晨的接近没有一丝防备?

带着心中的疑问,闻着蔺晨身上的药香味,慢慢沉睡过去。

--------你听过熊猫叫吗?--------

--------看下面你就听到了--------

第一次发楼诚系列的文,哪里写的不好还希望各位饲养员可以在评论里留点建议喵~喜欢的话留个爪印再走喵~大熊猫在此谢过啦~

大熊猫更文可能有点慢,因为是以前的作品,所以现在再看会觉得有很多地方有bug,需要修改,熊猫酱也尽量快一点更新喵~所以跪求饲养员们不喜欢也轻拍嗷~么么哒(づ ̄3 ̄)づ╭❤~

  2017-07-27 16 25

Whataya want from me?【番外2】

 番外仍然与原文无关

根据徐良《坏女孩》改编

正文开始

↓  ↓  ↓  ↓  ↓

酒吧里,音乐震耳欲聋。听完冬冬努力呼喊传到四爷耳朵里却细如蚊呐的声音唠叨,四爷有些烦,他拎着冬冬的领子,把他拉出酒吧外面,而后突然松开了冬冬的领口。

冬冬刚从嘈杂的环境中脱身,有些不适应,还迷迷糊糊的,四爷突然松开他,他下意识地搭上四爷的肩膀,四爷厌恶地打开他的手。

“我们分手吧。”四爷轻描淡写地说着。

“为……为什么?四爷……我在尽量适应你的生活,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冬冬眼里已经蓄起泪来。

“你有完没完?你真的很烦耶!那我就挑明了告诉你,老子是直的!而且我的女朋友排队都能排出一长条黄浦江,和你在一起纯粹是为了追求刺激。老子最烦的就是你这样的,既天真,又蠢,我兄弟都以为我给家里带小孩呢!我就要那种坏坏的,越坏越好,那才符合我追求刺激的标准。至于你,又单纯又天真还唠叨,你这种啰嗦的老妈子我不需要!等你坏一点再来找我吧,说不定你还可以把我掰弯。”四爷轻蔑一笑,头也不回地进了酒吧。

冬冬呆坐在酒吧门口,周围围了一群人,突然冬冬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恍恍惚惚站起来,拨开人群,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


之后的几个月,四爷再也没有见过冬冬,他感觉自己似乎还有些想念他。

他想念冬冬的唠叨,想念冬冬的天真,想念冬冬的单纯,想念冬冬的蠢萌,想念他仿佛闪烁着星星的眼睛,想起他们第一次的见面——


那天四爷刚离开酒吧,带着两个兄弟走在路上,突然后面有一个面容清秀的男孩子拦住了他们。

“呦,这谁家的小弟弟啊?大晚上的不回家睡觉,拦我们的路干什么?”一个兄弟调笑着说。

“你……你是四爷吗?”

“小弟弟,你找我干什么?”四爷抬眼上下打量了男孩一番,轻蔑一笑,长得这么清秀,不是哪个女人包养的小白脸才怪。

“我……我叫陈学冬,我是……来向四爷表白的。”变迁的男孩一脸决意赴死的表情看得四爷有点忍俊不禁。

“哈哈哈——”身边的两个兄弟先笑了,“原来是个gay,四爷您老慢慢享受,哥几个先走了!”

“你为什么要和我表白?”四爷决定先调戏一下这个小弟弟。

“我见过你教训那些小混混的样子,很帅。我听他们说你是坏学生,可是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你人很好,之前还救过我。所以我就问了同学你常来的地方……”

“救你?什么时候?”四爷有点懵,他从来没干过这么见义勇为的事啊?

“之前有几个小混混向我要保护费,然后你路过的时候你把他们叫了过去,还打了一顿,然后我就趁那时候跑了,都没来得及跟你说声谢谢……”


四爷想起来了——

他之前确实打过手下一个小弟,那天心情不好,碰上他在收保护费,就顺便问了一下收了多少钱,然后找了个收的少了的借口揍了他一顿,再去收保护费的时候那小子已经跑了。


“你确定要和我在一起?”

“恩,我可以适应你的生活的,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可以告诉我,我会改的!”

“好啊,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吧。”


四爷以为冬冬只是玩玩而已,至少他自己是。没想到冬冬在他身边一呆就是一个月,而且每天劝他少喝酒,少抽烟,四爷实在受不了了,于是向冬冬提出了分手。可是身边没有了一个跟屁虫,没有了一个天天叮嘱他的老妈子,他反倒感觉有些不习惯,连酒吧都不去了。直到在兄弟的劝说下,才在四个月中第一次去了酒吧。


酒吧里的舞池里,男男女女纷纷扭动着腰肢配合着音乐扭动着。

四爷似乎在舞台中央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头发微卷,眼角画了黑色的眼线,显得有些邪魅,穿着一身黑色皮衣,扭动着腰肢——

那不是冬冬还是谁?


一曲舞罢,四爷把冬冬从人群中拽出来,像分手那天把他拽到酒吧外,甩了一个耳光。

“陈学冬!几个月不见你就变成这样了是吗?”四爷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火气,让他直接就打了冬冬一个耳光。

被打得偏过头去的冬冬转过头来,眼里的狂狷邪魅已经不见,仍然是四爷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那种清澈单纯的眼神。

“疼吗?”四爷轻轻抚了一下冬冬的脸颊。

“你开心就好。”冬冬小心翼翼地说着。

“跟我走。”四爷扯着冬冬的胳膊就要拉他离开。

“我不走……”冬冬弱弱的说了一句。

“你不走?为什么不走?”四爷的眼里满是狠戾,他没想到冬冬会拒绝。

“你说过喜欢坏一点的,我怕我不够坏……配不上你……”


【第二篇番外热气腾腾地出锅啦~~~最后一片番外啦,不要打我……明年还会写文哒~咱们明年见喵~~~还有人记得这只写文的大熊猫吗。。。。 】

  2016-08-24 6 6

Whataya want from me?【番外1 与原文无关】

已经晚上了,冬冬一个人趴在窗边,看着楼下。明天就是他的生日了,可是四爷到现在还没回来。

自从爵迹定档,四爷就开始忙了起来,常常夜不归宿。冬冬倒不是觉得四爷不在家自己一个人孤独寂寞冷什么的,冬冬才没辣么矫情!没有!【……好吧,是有一点点啦~】

冬冬也是担心四爷的身体承受不了那么重的压力,再给累垮了,上次四爷晕倒在办公室可是把冬冬给吓了一跳。

已经深夜了,四爷还没回来,冬冬已经趴在窗边睡着了。

也不知又过了多久,冬冬被楼下汽车发动声音惊醒,冬冬看向楼下,四爷刚推开大门往院内走。冬冬赶忙下楼,打开所有的灯,跑去给四爷开门。


四爷刚在一个宴会中为了一个新项目合作,被各个公司的这个总拉去喝杯酒,那个总拉去认识一下,好不容易脱了身,坐上车就准备回公司。

“回公司,不,回家。”四爷突然想起,明天是冬冬的生日。最近都忙疯了,连冬冬的生日都忘了,四爷自嘲地笑笑。

四爷回到家,抬起头,看向楼上柔和的灯光,“冬冬还没睡啊。”四爷推开大门,往院内走,刚要用钥匙开门,门从里面开了。

“唔……怎么才回来……”冬冬揉揉惺忪的眼睛,嘟着嘴的可爱样子,在四爷看来有些像一只小仓鼠,让人只想戳他的脸,也让四爷感觉一天的压力都消失了。

“今天晚上应酬有些多,回来的太晚了,你怎么还在等我啊?”四爷摸摸冬冬的头,关上背后的门。

“我已经睡了一会了,刚才等你等得困了就一不小心睡着了。”冬冬抽了抽鼻子,帮四爷把脱下的大衣挂到衣架上。


冬冬走到卧室,坐在床上,等着四爷洗完澡一起睡觉。

浴室的水声停了,四爷擦着头发,身上带着水汽走向冬冬,坐到他的腿上,抱紧了他,头靠在冬冬的肩膀上。冬冬楞了一下,回抱住四爷。

“冬冬,我好累……”冬冬一时沉默无语,他知道四爷很累,可是却不知道自己能为他分担什么。

沉默许久,冬冬突然说:“我在。”四爷放开冬冬,愣愣的看着他。冬冬的眼里满是心疼和深不见底的爱意。四爷在冬冬的嘴上轻啄了一下就放开了他。

“睡觉吧,12点了,明天还有工作。”

“恩。”


躺在床上,四爷不时地拿过手机划亮又关上,四爷听着身旁浅浅的呼吸声,以为冬冬已经睡着了。在最后一次放下手机之后,四爷转过身,把手搭在冬冬身上,小小声说了一句:“冬冬,生日快乐。”

然后轻柔地在冬冬脸颊上覆上一个吻,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了。

冬冬在黑暗中睁开眼睛,满足地笑着,闭上眼睛也睡去了。


第二日,冬冬在剧组同朋友和四爷一起过了生日,完成工作后,和四爷坐上了回家的车。

“四爷,那个蛋糕你什么时候做的啊?我都没看到过的。”

“嘿嘿,这是个秘密,不告诉你~”

“哼~一看就知道你刚开始练,做的那么丑。”冬冬嘟嘟嘴,不服气地吐槽着。

“看在我这么辛苦给你做蛋糕的份上,放蛋糕到烤箱里的时候还……”四爷说到一半停了下来。

“还怎么了?”

“没什么。”四爷装作不经意地把左手盖到右手上。

冬冬见状也不再问,只让司机在车经过药店时停了下来。

“冬冬,你去哪儿?”

冬冬没理四爷,径直走进了药店,出来时手上拿了一个长条形的盒子。

上了车,冬冬没理四爷询问的目光,拉过四爷的左手,扭开了手上的烫伤膏。

“你是靠手吃饭的作家,手烫伤了怎么签字啊?”

“我没……”

“别跟我说没事,我不知道你的手有多疼,但我知道我心疼。”

二人一路沉默不语。


“不回家,到沙滩来做什么?”冬冬被四爷拉到沙滩上。

“冬冬,看。”冬冬顺着四爷手指的地方看去——

已经傍晚了,太阳快要落山了,水上也只有几条小船还在静静地飘着,水天相接【这么文艺,和我的风格不符……逗比一秒~】

冬冬什么都没看出来,转过头,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四爷,四爷这才慢吞吞地说:“看,这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冬冬用他大大的眼睛,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冬冬,”四爷的声音平静了下来,“我很多时候都感觉很对不起你,我没办法光明正大地给你一个名分,没办法把我们的关系公之于众。我已经被骂习惯了,我不想连累你,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你离开我可以活得更好更自由。可是我舍不得,作为一个商人,我知道自己有私心,我没办法放下对你的爱,我想象不到离开你以后我的生活会变得有多糟糕。我想永远这样陪你看日出日落,永远陪着你在一起,永远像你陪我一样陪着你。只有一件事是最重要的,你愿意吗?”

夕阳已然消失,四冬二人默然在夜幕中站立着。冬冬眼里倒映着沙滩周围的灯光,仿佛倒映着天上的星星,他俯下身在四爷的嘴角印下一个吻,“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我要陪你看每一天的日出和日落,永远和你在一起。”


不问情为何物,终此一生守护。


【不好意思啦,这篇番外拖了一个暑假……7月份玩的太嗨了,8月份又要补课……因为本宝宝已经高三了……这篇番外在补课期间写的~希望还有人记得我还写过文……说好的三篇番外没有办法兑现了,只写出来两篇,明天放第二篇哦~明年我们再见~~~】

  2016-08-23 2 5